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无法停息的雨

雨,何时停?也许永远也不会停吧...

 
 
 

日志

 
 
关于我

ギャルゲー非典型爱好者、趣味少许怪僻。 本命嘛,自然是头顶那只了~ 目前职业是冰系魔导士

网易考拉推荐

[杂谈]Memories Off中的回忆:Then篇  

2008-12-15 19:42:55|  分类: 雨何时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en

一蹴篇


既不同于智也内心的自我封闭,也不同于健君的彷徨失措,更不同于正午的碌碌无为,一蹴自身也可以称得上是“Memories Off”的角色,只不过这不是自己对于自己回忆的尘封,而更多的在于他人对于自己回忆的掩饰。
作为MO系列主角中唯一出现的孤儿角色,一蹴的确在许多方面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这应该是自身身世之故,也无法多说什么。从表面上看,一蹴好像比前面三位前辈都要稍稍稳重或者克制一些吧,毕竟身世不同,性格都有些不同。
如果说Then大部分的剧情都应该归于幼年的那场车祸,大概没有人会异议吧。然而MO1中那场雨所牵涉的也就智也、唯笑、信这三人,最多再算上小美。而Then这场车祸所涉及到的人物都有三位女主,而且牵涉较深。那样刻意的安排,多少让人无奈。
尽管Then也涉及到了MO2中的所提到的“真实与谎言”的问题,但是尽管Then花了大量的笔墨去写这个问题,却远远不如MO2那蜻蜓点水反而让人记忆深刻。
其他的不必多言,单就论一蹴自己对于自己的回忆又是如何之态度吧。
首先,孤儿的身份一直带给了一蹴相当之大的压力,就算被人领养,那种家庭的认同感也不见得就如普通孩子那般,所以在他身上可以看到对于一些事情的刻意的冷漠和距离,这是他所难以逾越的一道心坎。
其次,就不得不提他幼年时代的那场车祸和接下去的那段岁月了。不管如何,在真相远没有揭开之前,一蹴对于幼年的记忆是模糊的,尤其是对于里奈的。值得留意的是,就算里奈可以视为一蹴的幼驯染,就是车祸后依旧有祈去扮演那个角色,但是在游戏的大部分时间内一蹴是对于里奈没有任何印象的。真的细细推究的话,那真的有点靠不住。尽管得知真相的那一刻,一蹴的表现仿佛非常震动,但是却总有种违和感,——因为前面的铺垫不够之缘故吧。

祈篇:

如果你喜欢祈,就请接受她那独特的思考方式。否则...........
对于一蹴而言,车祸后的那段回忆早已淡化了,而对于祈而言,却是最为难忘之回忆。也许那是一个小女孩第一次如此说谎,而且还是去扮演另一个角色。就幼年的年纪就能如此考量,不得不说祈从幼年时就非常之喜欢一蹴。因为喜欢,所以才会有保护欲,所以才会做出为了保护一蹴到甚至违心和他分手的事情了(= =。
祈可以说是一直在扮演扫晴娘的那个角色,为了一蹴的幸福而不断祈愿着,努力着。因而当命运的巧合让他们重新相遇的时候,祈可以在第一时间认出一蹴来并很快很自然地与一蹴相恋。
那种把幼年往事埋在心底而与幼驯染重新相遇的事情,实在是举不胜举。一直到扉的出现,祈应该都是一直沉浸于幸福之中,就是她偶尔会想起幼年往事。但是现在把一蹴和她联系在一起的并非是那件往事,而已经是其他的情愫了。
从许多方面上讲,祈都没有因为幼年往事而退缩的理由,就算扉出现了,她的做法既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一蹴,结果还让她觉得是她自己保护了一蹴。那样的思维方式,实在是让人觉得无奈。

扉篇:

与想君那个扉相比,Then的扉几乎可以说是另外一个人。
尽管想君中扉也可以与深步相处得很好,但是却很难想象Then中他会为了一件其实不是很大的事情去刻意找一蹴和祈的麻烦。里奈对于扉到底有多么重要的意义,Then一直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我们只能猜测。所以扉如此举动的理由,只能说扉对于那件事情的不平而已。
当然,为何他一直到现在才来找麻烦,也是挺耐人寻味的。
我可以理解想君中那个对于自己命运不满却依旧在顽强活着的扉,却很难将Then中那个为一件幼年往事打抱不平的扉联系在一起。

雅篇:

无心之姬样。
也许对于许多姬而言,本来就应该放弃所有的妄想,安心地成为家族政治的祭品。背负着“藤原”这个高贵姓氏的背后,必然有着深深的束缚和牵绊。想要从那种让人窒息的家族之中解放出来,谈何容易?
从小就不得不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结果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件合格的商品,那样的人生自然是充满着灰暗的色彩。雅应该从小从父母卑微的面孔中便学到这一点:在这个家族里,自由只能是奢望。
然而最为可怕的并非是外在的种种枷锁,而是内心的沉沦和麻木。雅只不过一直在逃避那最终的命运,然而在她做出那个近乎荒唐的决定之前,她真的想过如何真正地选择自己的道路吗?
挡在雅面前的是那沉沉的阴影,只不过只要勇敢地踏出第一步,也许就能走出这座围城。

果凛篇:

果凛是MO中第一个真正的大小姐角色。
其身份要造成了她在那场幼年事故中扮演了一个也许会受到争议的角色。大小姐的身份往往会让许多女子失去了太多原本应该有的欢乐和幸福,果凛也不会例外。与同龄人的距离感和家世的优越感,往往会造就心理上的傲慢与偏执。对于幼年那场事故的处理上,尽管上从常识而言,果凛没有任何的过错,但是就其动机而言,也掺杂着一些不足为人道的私心。然而事故的发生,还是让果凛背负上了一定的心理负担,让她在后来面对一蹴的时候有种天然的负罪感。
恐怕也因此果凛渐渐放弃了自己原有的傲慢与偏见,变得温和而平易近人起来了吧。不愿为自己的身世所束缚而愿意打造自己的一片天空,果凛的这一转变使得她也成为Then中人物刻画相对而言较为成功的。
当然就爱情而言,果凛心里也有一道难以逾越的坎,那便是高中时代对于正午的感情没有结果。在想君中果凛的存在并不突出。对于正午而言,果凛也不过是彼方的好友那么简单。那么说来,果凛应该是把这份爱恋埋在了心底而没有明说。当然彼方是否知道真相则不得而知,就她的个性而言,就算是知道了也会故作不知道吧——没有必要在好友的面前刺激她。然而那份挫败感,还是让果凛继续将彼方作为某种对手吧,尤其是当她也和彼方一同进入模特界之后。

小野篇:

如果说至今Then最深刻的场面的话,我一定会提到如下场面:小野深夜等待父亲的场面。
单就那场幼年事故对于当事人的伤害而言,小野自然是受伤最深的。与小野相比,一蹴真的就不算什么了。“Memories Off”也许既可以指那种刻意尘封回忆的做法,也许也可以指那种刻意回避甚至窜改回忆的做法。
小野一直生活在她所希望的世界里面,所以她是真正把自己锁起来的人。真的很难想象一个人在这十年之中都那样活在她的幻想世界之中,尤其是每夜都去同样的地方等待过世的父亲的归来。
人们总是相信他们所愿意相信的,而对于他们所不喜欢的也许就刻意去淡化、回避。然而到达小野那样的程度,则不得不说近乎病态。

缘篇:

对于一个小孩而言,突然间出现的兄弟姐妹到底算是什么呢?
就算是想君中如鸣海家那般特殊的家庭,沙子与那由多一开始也相处得很好,而更何况是温馨祥和的鹭岛家呢?
对于缘而言,失散的哥哥那样的说法也许难以理解,但是至少多了一个可以依赖的家人对于一个小女孩而言也该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就算一蹴的态度不甚热情,但是同一个屋檐之下,被人当作家人来看待,也多少有些家族的认同感吧,尤其是对于对自己非常之热心的妹妹。
对于独生子女而言,多一个兄弟姐妹真的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就如我自己就曾经一直幻想有个妹妹,就算母亲常常打趣说如我这般老实却又死板的人必定不如妹妹惹人喜爱而受到冷遇的,我也会说我自己就会非常疼爱妹妹,没有关系。)家人是非常特别的存在,因而对于缘而言,那个哥哥看上去再怎么冷漠其实也非常之疼爱她。幼年时代哥哥的出现,让她不再只是一个人,甚至找到了一个新的依赖与温暖的来源。那种依恋就那样一直埋在她的心底,慢慢生根发芽,甚至开始占据她心底最为重要的位置。

信篇

照例还是需要这个人登场吗?
没有信的MO真的就不是MO吗?答案是肯定的。
Narazuya咖啡店的那场骚动,是联系Then和想君非常之重要的剧情。而在那骚动背后,则是信对于田中店长的怀念和感伤吧。
后来,信之所以拒绝沙代玲所说的那段话,基本上也可以算是信君自己的某种真诚的自白吧。对于信而言,当他选择自己那条道路之时,他就应该想好了自己将会失去哪些东西。感情这种东西,实在是一种过重的负担,对于一个旅人而言。如果想要一份稳定的感情,那么旅人也就失去了继续行走下去的必要,更何况是信那种近乎于苦行僧式的游历。不想自己背负太重的感情上路,也不愿他人为自己的游历而担忧不已,信那么抉择自然有着他的道理。
只不过信君何时才能结束那种飘荡的生活而选择一个稳定而温暖的归宿,只能看他是否还继续充当MO的关键NPC(笑..........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