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无法停息的雨

雨,何时停?也许永远也不会停吧...

 
 
 

日志

 
 
关于我

ギャルゲー非典型爱好者、趣味少许怪僻。 本命嘛,自然是头顶那只了~ 目前职业是冰系魔导士

网易考拉推荐

[SH][厨文X剧透X超展开]关于《法鲁宾之砦》的胡言乱语——by 灯香朱  

2009-06-06 14:35:48|  分类: KID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厨文X剧透X超展开]关于《法鲁宾之砦》的胡言乱语——by 灯香朱 - wakesnow - 永远无法停息的雨

写在前面的碎碎念:

萨啊,厨文终于要出炉了。

你没有看错,这是厨文X剧透X超展开,不喜勿入,未通SH的童鞋更是不要随意往下阅读。
正因为是厨文,所以以下的基本上都是脑补后的超展开,请不要一本正经的吐槽orz......


一、《法鲁宾之砦》之概述

虽然《法鲁宾之砦》的剧本在SH游戏中并没有完全展开,但是作为游戏初回特典所附送的广播剧却将重点放在了这个剧本前面剧情的补完,而之后所出的SH设定书中更是有专门的篇章来解释这个剧本的设定,可见这个剧中剧在SH中的意义和地位。

然而残念的是,自分却没有见过设定书,只听过广播剧,只能凭着自分的理解来重新勾画出自分眼中的真实。

《法鲁宾之砦》的故事其实颇为简单:


* 法鲁宾遭到了敌国大军入侵。(危机出现)
* 国王战死,王子背叛,库拉迪斯临危受命。(危机深化)
* 库拉迪斯危难之中带领剩下的战士和人民抵抗。(抵抗危机)
*“奇迹,敌军被暂时击退。(危机暂时消退)
* 敌军重新围困法鲁宾。(危机重现)
* 决战:新的奇迹或者彻底的毁灭。(GE/BE)


游戏中涉及到的Sence如下:

Sence1:库拉迪斯与敌军间谍的对话;
Sence2:库拉迪斯在城堡的战前宣言;
Sence3:库拉迪斯与伊扎布拉的对话;
Sence4:库拉迪斯与本特的对话;
Sence5:库拉迪斯与林的对话;
Sence6:库拉迪斯的独白;
Sence7:库拉迪斯最后的诀别


广播剧所涉及到的部分是:法鲁宾遭到入侵之后,国王战死,王子背叛,库拉迪斯临危受命。而游戏则是从库拉迪斯在城下与抓到的一名敌军间谍的对话开始的(小朱在天台上的第一次排演独白)。也就是说游戏中库拉迪斯已经临危受命了,并且开始组织军民抵抗入侵。而后面所涉及到的所谓奇迹大概是指库拉迪斯带领军民暂时性地击退了敌军(这点不妨可以继续讨论)。然而不管发生了怎样的奇迹,敌军并没有被彻底击败了,而重新围困了法鲁宾之砦。面对最后的决战,库拉迪斯决意抗争到最后。

原本纯一所写的剧本也就到敌军重新围困法鲁宾为止,并没有写到结局。结局的补完是在朱线中,GE是突来的骤雨浇灭了大火,奇迹再次发生;而BE则是奇迹没有发生,库拉迪斯随着法鲁宾之砦一同葬身火海。

总的说来,《法鲁宾之砦》只不过是描写一个失去过家园的骑士为故国奋战到最后的故事,然而如果仅仅如此的话,自分也不见得会喜欢上这个剧本。这个剧本的出色之处在于核心人物的刻画颇为精致,台词设计得颇为用心,让人回味无穷。然而自分想说的是,在这部《法鲁宾之砦》的舞台剧的背后,是否还隐藏着别样的真实呢?

二、《法鲁宾之砦》的隐喻

为何?为何纯一要构思这样一部剧本?在那悲凉的故事背后他到底想传达什么呢?失去了故国的孤独骑士,无望的抗争,那种悲运也许也是纯一内心的某种体验吧。

那我们不妨从朱和纯一讨论sence5的那段对话作为切入口吧。为何将这作为切入口,只因为在这段对话中,纯一第一次开始表露出《法鲁宾之砦》和他自己内心的联系,也正是从那次谈话起,《法鲁宾之砦》的剧本才继续按照他原有的轨迹写下去,同时也是朱为何能完全超越光扮演库拉迪斯的起点:


“他是不想看到那逐渐荒废的故乡的悲惨掠影,因为那样的话——就像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不想回忆起来,所以想远离,只想带着幸福的回忆……”
“正如你所说,库拉迪斯也是我自己一部分的投影,那也是我最弱的部分。”


只有全通了SH的人才会明白这几句话的全部意味。游戏中的第一人称人格“纯一”并非是纯一的全部性格,如果硬要说的话,不妨说是更像如上这段话中所说的纯一“最弱的部分”。也从这句话,我们可以明白,库拉迪斯之前就已经经历过了一次失去故乡的痛苦回忆,那时的库拉迪斯也是既痛苦又悲伤却又不知所措,所以他“狡猾地”想让林逃走,让那个孩子不要如他那样亲眼目睹过故乡的惨状而不知所措,想让那孩子用美好的回忆来逃避现实。“当然,我当然是很狡猾。”库拉迪斯的那句台词里面竟然包含着这位人物内心如此复杂的感情。在朱线BE中朱更是一语道破:“就像库拉迪斯想让孩子从城堡逃走一样,你也想逃避自己不愿想起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了解到库拉迪斯内心的另一面,所以朱在扮演库拉迪斯的时候能够更为准确地把握住角色的内心脉动,从而将这位内心复杂的人物表演得栩栩如生。

然而自分想说的,纯一是怎样将自己的经历融入到库拉迪斯这个人物之中的呢?不妨理一理库拉迪斯的人生轨迹:

*失去了故乡,不知所措的痛苦。
*投身骑士团。
*敌军入侵,国王战死,王子背叛,骑士团长临终托命于她
*组织抵抗,发生了奇迹
*危机重现。
*抵抗失败,悲壮殉死。


设想一:

如果将纯一失去真夜时的那种不知所措的悲伤化为库拉迪斯第一次失去故乡的悲怆的话,那么游戏之中剧本所展开的这次危机又可以看成是什么的投影呢?

自然,那也就可以视为纯一在事故中失去光的联系。
接着,中间所发生的奇迹也可以指什么呢?不妨可以视为纯一当下所处的第一幻界:尽管失去了光的联系,但是三原色的出现却又在某种程度填补了光的空缺。
而为何危机会再现呢?因为三原色无法完全地取代光,那奇迹不管怎样都没有改变法鲁宾的劣势只不过暂缓之计而已,同样的,三原色的世界只能也是某种暂缓而已,不管纯一可能会长时间的处于植物人状态,但是最终还是面临生与死的抉择,也就是说,故事终会有结局,无论好坏,除非剧本不再继续。

GE中的奇迹来的很牵强,仿佛是上天刻意的恩赐,这大概也隐喻着纯一走出梦之迷宫的艰难吧。SH的原名之中有一个叫做“天使所赐予的时间”,大概也就是如此的意味吧。而BE的话,则要现实的多,敌军的优势无法完全逆转,不管库拉迪斯如何奋战都无法改变,同样的,SH中最容易达成的是真夜的一般结局,而即便在内篇,真夜结局的达成也比光结局的达成要容易得多。


设想二:

设想一也完全可以换一种角度来思考。

如果我们把法鲁宾而非单单库拉迪斯视为纯一的投影呢?
王子背叛,国王战死,自分对于这样的设定颇为迷惑。为何一国之中王子却背叛了国家,而国王之死又代表了什么呢?如果把国王视为纯一当初对真夜的感情呢,那么是否也就可以把王子认定为纯一当初对于光的感情呢?那么,库拉迪斯的存在呢?

我们知道,纯一在真夜死后遭受了巨大的打击,然而真是因为纯一通过透将这段回忆封存才走出了阴影,而同时光也不断接近纯一,成为了纯一新的感情归宿。那么库拉迪斯,就仿佛是纯一心底残留的对于真夜感情的坚持。这种坚持虽然力量微弱,却顽强地存在着,所以在发生事故之后,“真夜”才能被重新塑造出来,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中。如果那么一想的话,朱线GE之容易与BE之艰难则有了新的解释:BE的确是找回光的必由之路,而GE则是对于真夜的思念重新占据上风。

法鲁宾大地上所发生的征战、仓惶和悲凉,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成为了纯一心中所经历的那些感情挣扎的再现。


设想三:

然而,我们依旧可以继续超展开。

这次,库拉迪斯不妨被视为是透的投影。为何透人格会出现呢?那当然是因为纯一被虐待所幻化出来的人格,然而其人格的真正脱离却是在真夜死后才完成的。这样的一个过程与库拉迪斯在危难之中而临危受命是何等的相似。

同时,库拉迪斯的奇迹,不妨也可以视为真夜死后透人格帮助纯一暂时走出真夜的阴影的再现。然而危机再次出现,或者说危机并未消除,就如纯一在遭遇事故之后,透所守护的悲惨回忆也开始被动摇,透不得不重新构建出一个幻界来迷惑和安慰纯一。诚然,透的努力是相当成功的,纯一想打破这个幻界的结界非常之困难。

因而就如《法鲁宾之砦》的结尾一般,大团圆的GE总是比全灭的BE要来的更为容易,透的努力具有极大的成功可能性,尽管那种成功看上去多么的虚幻。

三、库拉迪斯与朱

三原色并非只是简单的光的三个侧影。

应该说,从三原色被创造出来开始,她们就应该有着她们所独有的东西,而与光有所不同。这点在朱与光的对比之中表现的尤为突出。因而自分就曾断言,朱的塑造之中,暗含着纯一自身对于库拉迪斯的塑造。也就是说,朱的形象本来就带着纯一心目中库拉迪斯的形象的重合,因而朱可以比光更为出色地扮演库拉迪斯那个角色也就变得理所当然——因为朱在某种程度上也只不过是将自我自然地展现出来而已。

然而从另一种角度而言,朱在扮演库拉迪斯时所念的台词却往往有更多的意味——因为朱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扮演着光的角色。于是,朱——光——库拉迪斯,三个角色之间的融合和冲突也使得朱的许多台词——不仅仅是演剧中的台词——有了更多解释的可能

而透所偶尔所说的话语也会让你有所新悟了吧。在朱排演sence5之时,纯一来到体育馆时,透和纯一有段颇有意思的对话。透言:“比起正式的演出,排演似乎更为有趣”,此时甚至会出现一个选项“赞同/但还是想看看结果”。如果想达成BE的话,自然选择第二个选项。透所言的“正式演出”与“排演”的意味,通完SH的诸位现在明了与否???

而最能够表现朱的多重性的自然也在BE路线之中的那两段独白:Sence6和Sence7。

Sence6:

是的,存在,但却不会永恒。
但也不是毫无价值。

只要是有形的东西都会坏掉。无论哪个国家都会有灭亡的一天。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
我只想守护现在我所珍惜的。
只是这样……
只是这样而已……
你觉得太微小了吗?
这离大义的名分确实很远。
但是,不管打着多么伟大的旗号,如果描绘出的只是幻象,那么谁也不会幸福。
所以,我……
所以,我只想用自己的手,握住此刻自己想守护的。
那肯定谁也不会提及我,而我死后也什么都不会留下来。
这样就好了。
我并不像成为英雄,所以也不会说什么豪言壮语。
所以——即便不是永恒,那也没关系。


朱在学校后面的小丘上对着纯一念着如此的独白,所有有形的东西都会毁灭,只有当下内心的感情才是真实,朱或者说库拉迪斯所想守护的只是自己所珍视的东西,而非其他。然而当朱念完这段台词之后却有另外的几句自白:

朱先是充满了别种意味地重复着这句“即使不是永恒也没关系”,然后仿佛自言自语地问道:“我们会怎样呢?”然后进一步质问纯一:“如果我有想法,你能照此写出结局嘛?”

如果只是简单地将这段对话视为朱对于其所扮演角色过于入戏后的询问恐怕就会无趣得多,而如果我们联想到朱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扮演光的角色的话,也许能够体会更多吧。朱所质疑的不仅仅是库拉迪斯的处境,更是她自己的处境,虽然朱对于BE颇为释然,但是她也依旧希冀着GE,至少是有那样的念头。如此的语句之中暗含着双关甚至三关的意义,不得不让人重新细细回味。

而得知无法按照她的想法给予结局的时候,朱却用释然的口吻说着:“那也没关系,得偿所愿的人生也太无趣了”。对于命运的无常,朱释然了,同时也是对自己命运的一种淡然吧。纯一所言“感觉好像是因为孩子们可怜,就把悲惨的童话换成幸福的故事(注一)”,也不正是在说他自己,说透,说SH整个故事。“但是现在,能够给这个故事结局的只有你一个人”,更是点出了SH故事的真正核心吧:生或死,幸福或悲伤,都是在你的选择之间。“这个故事的作者是你,我只不过是一个出场人物”,“我最后只想是库拉迪斯而已”,还需要提示嘛,这已经说得多么明白?

Sence7:

殿下,您为什么还不他进来?  
是在想现在的我,还会不会再创造一个奇迹?  
很遗憾啊……  
我不是神仙,也不是恶魔,只是一个骑士。  
到最后也只是一个骑士……  

本特将军,奇迹——  
——是不会出现的。  
能出现的,都是能叫得上名字来的。
  
如果有时遇上了不知该如何命名的奇迹……
  

人面对命运的反抗是有限的,奇迹并不是那么容易获得。奇迹本身是具体的、偶然的,就如你在玩SH的时候,如果不明白SH的结构,也许你很难进入内篇,更不用说打出光结局来。就如我这样的,玩的时候已经很清楚地明白SH的框架,甚至知道了大部分剧情和选项,达成光结局也是费了很长时间。如果你完全代入纯一那个视点,光结局的确是很难达成的“奇迹”。然而这句话的另外一层意思是:普遍意义上的奇迹是不存在的,但是特殊意义上的奇迹却是又可能的,换言之,不管多么艰难,奇迹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只不过在朱的BE里不存在而已。所以朱会含糊地说“如果有时遇上了不知该如何命名的奇迹……   ”

在正式演出之前,朱拒绝了纯一放弃悲剧结尾的企图:“我认为那并非不幸,毕竟努力地生存过了”,“即使不是永恒也没有关系,留在某个人的心里,成为回忆……”,而此刻朱所说的台词,到底是谁的台词,库拉迪斯?幼年逝去的真夜?还是变成回忆的光?还是朱自己的台词?而这句“我扮演了她要演的角色”,也并非只是朱扮演了光所要扮演的库拉迪斯那么简单了。

就算在BE中朱和纯一已经彻底的坦诚相待了,诚如那句台词一般“所谓的奇迹,其实是不存在的”,《法鲁宾之砦》以悲剧收尾的同时,朱和纯一的感情也无法避免悲剧的收场。

看完这篇充满超展开和超解释的厨文,你是否能够对朱线乃至SH整个故事有了新的想法呢?



注一:与许多人所想象的不同,许多童话都是非常黑暗的,譬如格林童话= =

原文地址:

http://bbs.kidfanschannel.net/discuz/viewthread.php?tid=19296

补充:

补充一点吧,也许不少童鞋都会迷惑的一个地方:

即朱在排演sence5时,朱问纯一为何库拉迪斯说她当然是很“狡猾”,针对纯一的回答,朱提到了关键的一点:

“说是我想让孩子逃走,想让他记住荒废前的故乡。”
“""这个词很重要吗?”
“唔……我觉得是。不是悲惨的样子,只是幸福……”

全通的诸君,是否能够理解呢?

当初自分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无法理解,后来才明白为何这句话才是让纯一想起某些回忆的关键。

“只是”记住幸福,遗忘悲惨的故事,这不正是纯一自己当初的反应嘛?所以说要“只是”,把其他的悲惨的东西都忘掉,只记住那些幸福的时刻,那样的话自然可以安心地逃避下去。当纯一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才会回想到当初被刻意遗忘的悲剧的一刻。

至于前面朱那句“小孩子活在梦中也不会不习惯了,是这样吧”,你是否也轻易错过了呢?此时的小孩子影射的是谁?你还不明白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